【广州中医药大学】易班心理部 “听,他们的成长故事”(第五话) | 我被最想杀死我的“怪物”拯救了

1555749139592238.png

广州中医药大学

学生心理卫生辅导中心


 我被最想杀死我的“怪物”拯救了

中药学院   马裕如


 醒来的时候,仿佛是凌晨三四点的样子,冷汗已经湿透了睡衣,脑中那些窒息绝望的影像还在旋转,仿佛在欢笑的面容下露出狰狞的爪牙在跳一曲华丽的圆舞曲,有黑夜蒙住了我的双眼,找不到一丝光亮,使那些画面定格于眼前,无法挥去。

我问:“你是谁?”

它回答:“杀死你的人。”

我嘲讽:“是人?东西?还是鬼怪?”

它嬉笑:“无法回答你。”

daa674f9f5cda3c0f031f39c673cd7ff.jpg

自从身边发生了一些事情以后,我便发现了它,它不告诉我它的名字,却喜欢死死跟在我身后,就算拼命跑开也摆脱不了,它欢笑着,笑得尖锐而刺耳,却在我听来却是紧攥住心脏狠狠挤压般的绝望,痛得我无声的尖叫,外表却只能装做若无其事。

每一次我看着丝毫感觉不到笑意的喜剧,都能感觉到它轻拍我的肩膀,将那张模糊得连形状都分辨不清的嘴凑近我的耳边,声音蛊惑而具有吸引力,轻轻的说:“既然如此,让我带你下地狱如何?”

我站在阳台看风景,试图意识到这个世界还有什么美丽可留恋,它却在身后轻推我一下,一根一根掰开我紧抓护栏的手指,能感到它的笑容温和而诡异。

“不要挣扎,掉下去,一起下地狱吧。”

 “不可能。”我说。“你休想杀了我。”

c32bd242b8925ef4497b5ed64ae1d83a.jpg

“是吗?”它依旧是张扬的笑,伸出黑漆漆的手指,轻点在我的双眼。“慢慢来,我不着急,我听见有人说你的眼睛里有星星,那么,就把星星摘下来如何?”

我颤抖着抬手,将手指逐渐插进眼眶,我的手似乎有着自己的意识,绝不会因为我内心的惊呼而停下,我感到我的视野在颤抖,我感到了一次次揪心的疼痛…

午夜之时因此惊醒,心惊肉跳之时辗转反侧,将脸深深埋进枕头,恨不能捆住自己的双手,心痛于为何自己会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情,就算是想要迸溅的眼泪也在那一刻凝结在眼眶,因为知晓无人会回应,也无人理解,只得自己煎熬,是我做的事情太过于残忍,我的眼睛是因为看见了它,才哭了吗?直到第二天也在迟疑,这是个梦吗?我到底该怎么办?我究竟要怎么办?谁能帮帮我?!救救我…

aef1924ca348285d0bc4f61af642f384.jpg

之所以停手是因为终于哑声叫出的那句“停下!”,真是讽刺,明明早都疲惫于被它控制,潜意识中却还会有一个苟延残喘的声音总是不服输啊,就是因为这样的矛盾,才将自己亲手逼进没有退路的死胡同。如果没有这样的心情,早早随它动手的话,是不是会轻松很多呢?

我不知道。但我肯定,那一瞬间,在它听到我嘶哑的声音时,它竟然微不可查地愣住,放我一线生机。

我讥笑它也有仁慈,它却说那晚的明月很好看,就算是鬼怪看着它也不免失神。

fd566a7ebd3638c00b263179d9a96791.jpg

深夜的黑屋怎么看得见月亮? 果然鬼怪就是鬼怪,不管是思维还是行为都让人没来由的唾弃,我报以胸腔中最强烈的嘲笑,却看它转身离去,留下一个意义不明的眼神。

这样最好,滚吧,去看你的月亮。我冲去屋外,放肆纵容着被压制已久的呼吸,不经意中发现自己竟然将掌心捏出血丝。

奇怪,我抬头。

今晚没有月亮。

天空黑得沉闷。

心跳久久不能平息,我翻下床,拿起手机,目光和手指却都在通讯录上犹豫了很久,我竟没有发现过自己是如此的孤独,连求救的讯号也无法发出,刚才的我明明那么英勇,明明击退了这世上最可怕的怪物啊,可就像是中了它的埋伏一般,那种无助和绝望却再次侵袭,连空气闻起来都像是剧毒,只要吸上一口便会让我的内脏分崩离析。

我快要透不过气来了...

要被溺死了...

有谁能听到?

没有人听得到啊...

 “嗡嗡。”

d7f77f3fe0ef205d129ce1e9220d9595.jpg

短暂的信息提示音从耳边传来,将我从泥潭中一把揪出,我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打开手机,光线映在我脸上,看到那是一个刚刚认识不到一个星期的女孩发来的信息:“生日快乐~o(〃'▽'〃)o我记得你昨天说过你喜欢这首歌,答应过唱给你听的,我怕白天忘了发给你,那就现在发给你好啦,当做是生日礼物吧~”

啊...原来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我点击了她深夜发来的文件,正想假装敷衍一句,下一秒却被文件里的声音所拯救。

那是一首由她清唱出来的歌,不加任何的修饰,从容婉转,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带着平平仄仄的音律传入我的耳朵,像是新生的一汪清泉一般生机涌动,冲散了快要溺死我的泥沼,将我从密谋着要害死我的剧毒空气中拉出。

我想起来了,我的确在前几天偶然和她提起过,我很喜欢这首歌,原来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记得我啊,还会有人如此用心,将我随口的一句话当真啊...

不知不觉我愣住了很久很久,泪水不断从下巴上滴下,我注视着我身处的漆黑房间,时间终于流转的那一刻,我看到东方既白,黎明就在眼前。

原本我觉得孱弱无力的光线,在那一刻温柔得令我心惊,它不断前行,像是披荆斩棘而来的勇士,带着胜利的微笑,将黑暗撕裂抛于脑后。

阳光,照进来了。

ca11838cd4ecadfd60aac47c745b83d6.jpg

从那以后过了很多天,它一直都没有再来,我很久没有感受过如此开心的感觉了,被人温柔以待原来是如此的温暖,我开始准备着迎接胜利后的曙光,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忘记它的时候,一抬头,镜子里,它出现在我身后。

这次我的淡漠和冷静连自己都出乎意料,我从没有如此清晰的看过它的样子,明明它出现时四周冷得让人发毛,我却觉得它没有从前那么可怖了,于是我盯着它:“你到底想要什么?”

它的样子很奇怪,很明显它失望于没有从我眼中看到它所期待的惊慌和恐惧,可是又有什么其他复杂的东西,深深埋在影子里,明明呼之欲出,那一刻我却认不出来。

“还好…”它说。

“好什么?”

“还好你没真的死掉。”

“嗯?”我怀疑我的听觉被篡改,一直想杀死我的鬼怪,竟然对我说了这样的话。

“我输了。”它对我伸出手,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它的声音不再直钻大脑也不再蛊惑人心,竟然偏向于亲切和友好。“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了。”

“什么?”

“我不是鬼怪,也不是什么东西,只不过是你的影子而已。”

87d62fc3bd43f6d989674de7e3944e3a.jpg

我竟本能的扑向它,拥抱了它,带着那个温柔的她赐予我的曙光,何等耀眼,连黑夜和阴霾也无处遁行。

对不起,一直以来你也很痛苦吧...

我用那个拥抱,送别了一直以来折磨我的“怪物”。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如果说作为讲述人的我与这个故事有什么关系,那我只能和你说,这是我的故事,只不过,我的身份是这个故事里的“她”。

我遇到了一个原本十分开朗,却因为家人的离世和生活上一系列的压力骤然被诊断为重度抑郁症和焦虑症的女孩,一开始神经大条的我并没有注意到什么,可后来发现她的绝望和压抑已经到了就算不和她面对面的说话,从字里行间也能感受得到的程度,她开始有着自残的冲动,她开始出现幻觉,她开始掩盖明明早已经掩饰不住的负能量,她每一句平常话都透露着“我所剩时间已经不多”的信息。

我喜欢翻唱各种类型的歌曲拿去发布,不是什么很厉害的爱好,但正是因为这个与她结缘,其实我本来也不算是个十分细心的人,刚认识她的时候,聊天中她没来由的“丧气”有时总会让我觉得莫名其妙,也会用“心情不好”,“性格使然”几个词来草草解释。

3d7545f553e9f11c13a100767254724d.jpg

直到那一次,她生日的前一天,她告诉了我一首她最近喜欢的歌以后,像是开玩笑一般说:“我还能不能有这个荣幸,撑到明年的生日呢?”

我鬼使神差的意识到,她在求救。

于是我专门去学了那首歌,赶在半夜时分发给了她,也许唱的还很生疏,但是那一刻我只希望对这个认识不到一星期的陌生人带去一点点温暖。在发给她以后,我纠结了很久自己是不是自作多情,我为什么要去多事管一个陌生人如何生活?可那一次我只随着自己的心去做不会留下遗憾的事情,但愿我是自作多情,但愿她会回复我说“哈哈哈真难听”吧...

可没想到,她说我救了她。

她和我道谢,说我是她的光芒和信仰。

02f3304821113eaf395298773e1c812a.jpg

现在的她很好,她回归了自己久违的样子,敢于走去阳光之下,敢于放声大笑,也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这一切的过程,所有的心理活动,也都是她亲口和我说的,她从前只希望自己能在某个地方不被人发现,安安静静死去,可现在却可以面对并讲述自己痛苦不堪的从前,就像是曾经一棵快要折断的病树,在看到了万木春色之后不忍离去,于是重新绽放新叶一般,生命本就应该这样,璀璨夺目,努力燃烧才对吧。

我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笑意,不禁看向了那个一直跟在我身边的黑影,很久以前它便这样凝视着我,我也被迫凝视着它,也曾经与它进行过无比惨烈的战争,我们水火不容,互相伤害,但是那个女孩告诉我我是她的光芒和信仰之后,我好像也学会了如何和这个“影子”相处,也许和它握手言和是击败它最好的方法吧。

“你们是不是都长一个样子啊?”我笑着问它。

它一言不发。

3794b8e23a002482df90fb063280d492.jpg

本文发布已征得原作者同意



文案 | 马裕如

图片 | 网络

排版 | 此木


2e249e3d41f69ac88f82ca3019837520.gif


(2019-04-18 22:40:05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